不朽 落落 青春新锐作家落落文集 -mobi

每年会有一次,异常的低谷,改变先前生活方式,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,坐在阳台上被太阳晒得睁不开眼睛,连觉得口渴也没法起身倒水的,失意。 --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开口

第一部分 第1节:直到我们把死亡分开(1) 题目:直到我们把死亡分开 作者:落落 [一] 每年会有一次,异常的低谷,改变先前生活方式,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,坐在阳台上被太阳晒得睁不开眼睛,连觉得口渴也没法起身倒水的,失意。 --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开口。 别看我这个样子(……“这个样子"是指什么样子?),却是非常容易受挫的哭胞型。躲在卫生间里脸埋在廉价卫生纸里也好,晚上把背朝外,让左眼里的泪水流进右眼,右眼里的流向被单,或者走在路上,大庭广众之下就用手背一次次堵眼睛……这些对我来说全不是罕见的事情,常常发生。 --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开口。 从小时候开始,羡慕姐姐,羡慕邻居家的女孩,羡慕电视里的偶像,羡慕班里会唱歌能跳舞的文娱委员,她在校庆上要演出却忘了穿白裙子于是走到我面前说"你的临时借我一下吧”,我把自己身上的裙子在卫生间换给她,穿着她的红色的那条站在人群里朝舞台上仰望。“那是我的裙子呵–“的心情。兴奋又惆怅。 --所以原谅我不知道如何开口。 [二] 谢谢。非常感谢。谢谢你。谢谢支持。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。圣诞快乐新年快乐,祝生日快乐。愿生命中永远有温暖而美好的事情。祝有钱!祝万事顺意。谢谢你的到来。 [三] 我第一次出席签名售书,在昆明的一间书店,记得当时穿了黑色的衣服,松垮垮的长袖棉裙却要配裤子穿。头发在之前刚刚烫了卷却不算成功。另一个秘闻是到场前还抓紧躲在卫生间里穿之前忘穿的内衣(嘴角抽搐……)。 那时第一次在自己的书扉页上写"谢谢”。 第一次收到了包括西瓜和宇智波佐助造型的钥匙圈在内的礼物。还有信件。 西瓜在那天晚上就被吃掉了,而钥匙圈还在抽屉里保存着,和信件一起。 隔着一张宽宽的桌子,第一次见到买自己书的人,见到尝试认识我的人,见到喜欢我的人。能够互相理解的人。 [四] 因为父母,我必须活下去。 因为恋人,我能够活下去。 因为朋友,证明我活着。 因为你们,我得以活下去。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,夸张的甚至转头看就觉得肉麻的话。明明是隔着相当距离的,两个人世之间。却有这样的鼓励。偶尔,不时,常常,一直或永远,被鼓励着。 [五] 小学时我参加过"学习委员后援会”,对方是非常厉害的女生,有着那个年纪不相符的老练,用父母的话来追忆着说,那就是我总是"贱兮兮"追着别人不放,对方却总是淡淡的没有热情相迎。进中学后改成"班长后援会",高中后是"舍友后援会"。我总是这样的身份。持续了十几年,跟在别人身后说"我的糖请你吃好不好",“带我一起跟你回家好不好”。 是有点灰姑娘,从灰姑娘的开端,到如同故事后面一般的展开。 南瓜马车,玻璃鞋,舞会,缎带编织的裙子。

不朽.mobi (343.2 K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