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妖怜 作者 花花了 txt 格式

前言 第一节 时代背景

时代背景:

世界分内海与离海,内海有四国,分别是东诸、华葛、西婪、北岑,四国分布成环形。

东诸疆域广阔,强于军事,淡水资源紧缺。

华葛气候温和,手工业繁盛,物资丰厚。

西婪农作物丰富,但多发水涝,气候湿热,国界两处有极寒雪山。

北岑与西婪接壤,但属小国,常年冰封,与外界少有联系。

内海四国多用两种语言,东诸国与西婪国多用西婪语,华葛国与北岑国多用华葛语,由于华葛商人遍行四国,所以华葛语基本上成为四国的通用语言。

离海有三十二岛国,与内海少有来往。

四国皆有妖魔出没,人们对此已经司空见惯,并流传着一种古老的说法——在没有妖魔出没的土地上,往往居住着强大得难以想象的妖仙。它们隔世而居,灵气强盛足以动撼天地间的神明。

红颜 第一节 生死轮契

初春时分,天气微寒。亲王府中的花园里,两位年轻人正把酒言欢。一位俊逸潇洒,一位文质彬彬。

李烨续饮下一小盏梅子酒,环顾四周,言道:“你这花园倒是清幽得很啊。”

“不留鲜花万朵,自归清幽园静。”林逸之微笑着答道。

李烨笑起来,“我们相交多年,你的性情我自是再了解不过,不过这园内不种花的事,也真亏你做得出来。”

林逸之笑而不言,李烨继续说道:“算了算,你也已经冷落她三年了吧。当年陛下为你寻遍全国找来这天下第一花,你也实在够不知道怜香惜玉哦。”

“心已死,再付情于她,怕是害了她。”林逸之神情冷淡的回答。

“罢了,其中原由我自是明白,只是你苦了人家姑娘三年青春,如今她忧郁成疾,你依旧不闻不问,是不是……”

“左颜汐进我府里第一天我就跟她说过,虽然一屋同居,当是陌路……”

“呀……原来你还记得她的名字啊……呵呵。”李烨又饮一杯。

林逸之苦笑,不作解释。

这时一位面目慈祥的妇人缓缓走来,妇人表情严肃,甚似带了股哀怨。

“王爷。”妇人轻轻呼到。

这妇人便是伺候左颜汐的玉姑姑,这些时日左颜汐的病情不断恶化,早年本身就有病根在身,如今可说是多疾并发,所以玉姑姑是每日都频繁的向林逸之报告左颜汐的病情,尽管林逸之不闻不问,玉姑姑却依然故我,她对左颜汐有着不容忽视的忠诚。不过近日她来得次数明显少了很多。

林逸之见她来了,眉头微皱,心里也有些疑问,平时都是匆匆忙忙的,怎么今日玉姑姑这么平静?

“左颜姑娘的病如何了。”林逸之也算是例行公事的发问了。结婚三年,他始终称呼左颜姑娘,他心里对左颜汐自然是愧疚的,不去看她也是他不敢去面对罢了。尽管有人指责他未免太不讲人情,但是他也懒得辩解了,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身影,一个恐怕是死也忘不了的窈窕身影。

玉姑姑曲了一下身子,回道:“小姐三日前开始昏迷不醒,群医无策,今日清晨小姐醒过来一次,问了句春分到没到,老奴回答已经春分,小姐便断了气了。”

李烨在一旁看着这姑姑回着话,发觉她双肩微颤,便不忍再看下去,心里叹了口气。春分到没到?这左颜汐怕是位极善良的姑娘,可惜命运作弄,身负着皇命嫁入了亲王府。

“春分到没到……”林逸之轻声念叨着,他知道他毁了她的一生,“好好安葬。”除此之外,林逸之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

玉姑姑低着头,怕是已经泪流了满面,她应了一声之后并不离去。

“还有事么?”林逸之问道。他对这玉姑姑也是相当敬重的,特别是她对左颜家的忠诚。左颜家虽然已经家道中落,她却依然对左颜汐不离不弃。如今唯一的主人逝世,虽不是他的本意,但是间接因他而死,想想来,也对这姑姑有些内疚。

玉姑姑并不抬头,低声说道:“老奴有一事相求。”

“说吧。”

“小姐貌比天仙,身姿婀娜,世人都美誉她为出水芙蓉,更有人称其芙蓉仙子,老奴斗胆,请示王爷可否让小姐水葬安魂。”

水葬?一旁的李烨转过身来,惊讶的看着林逸之,他从未听闻过水葬一说。

林逸之倒没什么过多的反应,“这是我欠她的,姑姑你觉得如何合适,一切就都交由你办吧。”

玉姑姑曲了下身子,退去了。

半妖怜.txt (734.2 K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