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秦楼. “不做老婆好多年”

“挠挠红尘男女情感之痒
阎真
我莫名地迷恋夜晚,夜晚那种难以把握的神秘,裸裎着一个城市内心之伤,似曾相识的疲惫、干涸的情爱和被欲望淘空的身体都被夜色流放和收藏。渐起的晚风像情人飘荡的裙裾,令人柔情无限;马路上车流如梭,霓虹如魅,喧嚣旺盛、艳丽颓废的激情在暧昧的夜色中慢慢弥漫开来,黑暗把很多可见的事物抹成了虚无,却在吞噬中为想象张开了更为灵动的翅膀。
夜色如蛊,温柔的夜色是风月的温床,女人总是这旖旎梦境中的尤物。”

不做老婆好多年.epub (138.2 K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