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圣节前夜的谋杀案 mobi 格式

image

阿里阿德理·奥列弗夫人在朋友朱迪思·巴特勒家作客。一天德雷克夫人家准备给村里的孩子们开个晚会,奥列弗夫人便跟朋友一道前去帮忙。 德雷克夫人家热闹非凡。女人们一个个精神抖擞,进进出出地搬着椅子、小桌子、花瓶什么的。还搬来许多老南瓜,有条不紊地放在选定的位置上。 今天要举行的是万圣节前夜晚会,邀请了一群十至十七岁的孩子作客。 奥列弗夫人避开人群,背靠着一处空墙壁,她捧起一只大南瓜左瞧瞧右瞧瞧—— “我上一回见到南瓜,”她说,一边用手拢了拢散落在前额的白发,“还是在美国。那是去年的事啦,有上千个,满屋子都是。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南瓜。说真的,”她若有所思地又加上两句,“我从来分不清南瓜和葫芦,这是南瓜还是葫芦呢?” “对不起,亲爱的。”巴特勒夫人说道。她不小心踩了朋友一脚。 奥列弗夫人的身体更贴近墙了。 “都怪我。”她说,“我站在这里老挡路。当时的确十分壮观,那么多南瓜,也许是葫芦。管它是什么呢。商店里琳琅满目,各家各户也多的是,有的里面点着蜡烛。有的在外面系上夜明灯。真是有意思极了。但那不是万圣节,而是感恩节。现在我总是把南瓜跟万圣节联系在一起,是在十月底。感恩节晚一点,是吧?是不是在十一月,大约是十一月的第三个星期?怎么说呢,这里的万圣节前夜就是十月三十一日,是吗?先是万圣节前夜,接下来呢?是万灵节?要是在巴黎,这一天你得去公墓给坟墓献花。倒也不叫人伤感。我是说,孩子们也都去。玩得可开心了。你先去花市买许许多多美丽的鲜花。哪里的鲜花都比不上巴黎花市上的好看。” 忙碌的女人们不时撞到奥列弗夫人身上,但并没有留神听她在说什么。她们太忙了。她们中大部分是母亲,也有一两个能干的老姑娘;一些孩子们也帮忙。十六七岁的男孩们有的爬上梯子,有的站在椅子上装饰房间,把南瓜呀、葫芦呀以及色彩鲜艳的气球放在合适的高度上,女孩们年龄在十一至十五岁不等。她们三五成群,四处走动,不停地格格直笑。 “万灵节参观公墓之后,”奥列弗夫人继续说道,肥胖的身子靠在椅子的扶手上,“就过万圣节。我想应该不错吧?”没有人回答她的提问。 举办晚会的德雷克夫人是个半老徐娘,她大声说道:“尽管这是个万圣节前夜晚会,我却不想用这个名字。我想称之为预试晚会。孩子们一般都在这个年龄段。大多数人都要离开榆树小学去别处上中学了。” “这么说不太准确吧,罗伊纳?”惠特克小姐说道,一边不满地用手扶了扶夹鼻眼镜。 惠特克小姐是当地的小学教师,向来以讲求准确性著称。 “因为我们废除初中入学预考己经有一段时间了。”奥列弗夫人从靠椅上站起来,连连道歉说:“我没帮什么忙,还老坐在这儿胡说什么南瓜、葫芦的。”她有一点过意不去。心想,还在这儿歇脚呢,但她却没有大声说出来。 “那我该干点什么呢?”她问道,马上又。。

万圣节前夜的谋杀案.mobi (351.1 K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