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摩流浪者 mobi格式

image

一九五五年九月下旬一天中午,我偷溜上一列从洛杉矶开出、朝圣巴巴拉(SantaBarbara)而去的货运火车。我头枕在行李袋上,翘着腿,注视着天上的滚滚浮云。那是一列慢车,我计划在圣巴巴拉的海滩睡一晚,隔天一大早再偷溜上一列开往圣路易斯-奥比斯蟹(San LuisObispo)的慢车,要不就是等到傍晚七点,溜上一列到旧金山去的直达车。当火车停在卡玛雷欧(Camarillo)附近一条侧线等待会车时,一个又瘦又老的流浪汉爬上了我所在的货车车斗。看到我的时候,他有点惊讶。他走到车斗的另一边,躺了下来,头枕在一个小包包上,面向着我,不发一语。火车再度开出时,气温开始变冷,雾也从海岸的方向吹了过来。我和那个小老头流浪汉都冷得半死,紧紧蜷缩在车斗的边上御寒,见没有效,我们就站了起来,以踱来踱去、跳上跳下和拍打手臂的方式驱寒。没多久,火车就开入了另一条位于一个小镇内的侧线,等待又一次的会车。这是,我想到我黄昏时会用得着一瓶托卡伊葡萄酒御寒,便对那个小老头流浪汉说:“我想去买瓶葡萄酒,你可以帮我看住行李吗?” “不在话下。” 我跳下火车,跑过一零一号高速公路,在一家杂货店里买了葡萄酒,此外还买了些面包和糖果。回到火车以后,还有十五分钟时间要等。现在虽然又是暖阳高照,但黄昏马上就要来到,届时气温就会迅速冷下来。小老头这时盘腿坐着,面前放着他那可怜巴巴的餐点:一罐沙丁鱼。我同情之心油然而生,上一刚对他说:“来点葡萄酒暖暖身体怎么样?我想,除沙丁鱼以外,你也许会有兴趣吃点面包和乳酪吧?” "不在话下。"他的声音很轻很细,仿佛是发自一个遥远的小喉咙。他似乎是害怕或不愿意暴露自己的情绪感受。乳酪是三天前我离开墨西哥市时买的,当时,我正准备要取道萨卡特卡斯(Zacatecas)、杜兰戈(Durango)、济华花(Chihuahua),前往两千英里外的埃尔帕索(ElPaso? )。他津津有味和满怀感激地吃了乳酪和面包,又喝了一些葡萄酒。我很高兴。我想起了《金刚经》里的话:"当力行布施,但不要带有布施的念头,因为布施不过是个字眼罢了 。"那段日子,我确是个很有宗教热忱的人,很努力地进行修持,想把自己提升到至善的境界。但后来,我却变得有一点点倦怠和犬儒,变得有一点点口惠而不实。现在的我,已经老了,也冷了……不过在当时,我却确确实实相信布施、慈悲、智能和开悟是人生最值得追求的价值范畴,并视自己为一个穿著现代服装的古代托钵僧,在世界到处游方,以转动法轮,累积善果,让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佛(事实上,我游方的范围通常都不出纽约、墨西哥市和旧金山这、、、、

达摩流浪者.mobi (482.0 K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