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 mobi 格式

image

<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> 本书导读 她是法拉奇! 我们不想为她做一份百科全书式的简介:某某人,某某国籍,某某年生人,某某年卒,从事过某某工作,创作了某某作品,取得了某某成就……干瘪的文字,生硬的信息,不,她不能这样被描述,她是法拉奇! 让世界侧目的女人 法拉奇的反叛来自家族的遗传,又在成长过程中更深入地溶入她的血液。她1929年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,她的母亲托斯卡是一名无政府主义者的遗孤,父亲爱德华多是一名自由主义者,反抗墨索里尼的统治,并因此被捕、遭受折磨。 法拉奇在《愤怒与骄傲》一书中回忆说,二战时盟军轰炸佛罗伦萨,14岁的她蜷缩在一个煤箱里,因为恐惧而放声大哭,她父亲非常生气,狠狠地掴了她一耳光,说:“女孩子是不哭的。”此后她从未再哭过,即便她挚爱的爱人去世她也没有哭泣。 长大以后,她成了名记者,采访过世界上最有权势、最有影响的大人物。一个美国记者形容她为“一个没有哪个世界领袖人物会对她说‘不’的记者”。接受法拉奇采访需要勇气,她的问题总是充满挑战性。面对这些改变历史进程的人物,她始终摆出一种咄咄逼人的姿态,。这种方式让全世界为之叫好,却让那些大人物感到“害怕”。 在采访基辛格时,法拉奇旁敲侧击,基辛格最后不得不承认越战毫无益处。在谈及对权力的看法时,她的一系列大胆发问最终诱使基辛格做出了让他懊悔一生的回答,他说:“我觉得自己就像独自骑马领着一支旅行队走进一个狂野的西部神话。”这个傲慢的回答不仅惹怒了总统,还惹恼了普通民众,即便在数年之后,基辛格回忆起来还痛心疾首,称这次采访是“一生中与媒体打交道最具灾难性的一次”。 爱情:一生唯一的一次沦陷 对女人来说,爱情总是一个极大的诱惑,即便刚毅如法拉奇,最终也没有从它温情的掌心中逃脱。1973年,43岁的法拉奇去雅典采访34岁的希腊抵抗运动英雄阿莱科斯。正是这次采访,这个男人,成全了她一生唯一一次在爱情中的沦陷。 此前关于阿莱科斯的说法,法拉奇听得很多――他曾企图谋杀希腊军政府独裁者帕帕多普洛斯,结果被判处死刑;当军人政权慑于国内外舆论而对他下了赦免令时,骄傲的阿莱科斯拒不签字;为了不使阿莱科斯成为英雄,他们最终才没有枪毙他。 这样一个男人,无论他美与丑,文雅与残暴,都深深地契合了法拉奇的内心。她欣赏他的激情和口才,她忍受着他的任性和固执,她和他一起承担无处不在的危险……她一直说阿莱科斯是唐・吉诃德,而她就是他忠实的仆人桑丘・潘沙。她的使命就是跟着主人梦呓、撒谎、夸夸其谈,忍受无法忍受的痛苦,和想象中的敌人格斗。 尽管这个男人从不帮法拉奇分担生活的悲苦,也毫不珍惜她的付出。甚至,当他得知法拉奇怀孕的消息后,竟以嘶哑和结巴的声音问她打胎的费用如何分摊,并建议两人各出一半!这个男人伤透了法拉奇的心,她矛盾过,徘徊过,感叹“爱的锁链是自由最沉重的羁绊”,但仍坚定地选择和阿莱科斯为伍。 即使是这般并不完美的爱情,也最终未能天长地久。1976年,阿莱科斯在一场有预谋的<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> 本书导读 她是法拉奇! 我们不想为她做一份百科全书式的简介:某某人,某某国籍,某某年生人,某某年卒,从事过某某工作,创作了某某作品,取得了某某成就……干瘪的文字,生硬的信息,不,她不能这样被描述,她是法拉奇! 让世界侧目的女人 法拉奇的反叛来自家族的遗传,又在成长过程中更深入地溶入她的血液。她1929年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,她的母亲托斯卡是一名无政府主义者的遗孤,父亲爱德华多是一名自由主义者,反抗墨索里尼的统治,并因此被捕、遭受折磨。 法拉奇在《愤怒与骄傲》一书中回忆说,二战时盟军轰炸佛罗伦萨,14岁的她蜷缩在一个煤箱里,因为恐惧而放声大哭,她父亲非常生气,狠狠地掴了她一耳光,说:“女孩子是不哭的。”此后她从未再哭过,即便她挚爱的爱人去世她也没有哭泣。 长大以后,她成了名记者,采访过世界上最有权势、最有影响的大人物。一个美国记者形容她为“一个没有哪个世界领袖人物会对她说‘不’的记者”。接受法拉奇采访需要勇气,她的问题总是充满挑战性。面对这些改变历史进程的人物,她始终摆出一种咄咄逼人的姿态,。这种方式让全世界为之叫好,却让那些大人物感到“害怕”。 在采访基辛格时,法拉奇旁敲侧击,基辛格最后不得不承认越战毫无益处。在谈及对权力的看法时,她的一系列大胆发问最终诱使基辛格做出了让他懊悔一生的回答,他说:“我觉得自己就像独自骑马领着一支旅行队走进一个狂野的西部神话。”这个傲慢的回答不仅惹怒了总统,还惹恼了普通民众,即便在数年之后,基辛格回忆起来还痛心疾首,称这次采访是“一生中与媒体打交道最具灾难性的一次”。 爱情:一生唯一的一次沦陷 对女人来说,爱情总是一个极大的诱惑,即便刚毅如法拉奇,最终也没有从它温情的掌心中逃脱。1973年,43岁的法拉奇去雅典采访34岁的希腊抵抗运动英雄阿莱科斯。正是这次采访,这个男人,成全了她一生唯一一次在爱情中的沦陷。 此前关于阿莱科斯的说法,法拉奇听得很多――他曾企图谋杀希腊军政府独裁者帕帕多普洛斯,结果被判处死刑;当军人政权慑于国内外舆论而对他下了赦免令时,骄傲的阿莱科斯拒不签字;为了不使阿莱科斯成为英雄,他们最终才没有枪毙他。 这样一个男人,无论他美与丑,文雅与残暴,都深深地契合了法拉奇的内心。她欣赏他的激情和口才,她忍受着他的任性和固执,她和他一起承担无处不在的危险……她一直说阿莱科斯是唐・吉诃德,而她就是他忠实的仆人桑丘・潘沙。她的使命就是跟着主人梦呓、撒谎、夸夸其谈,忍受无法忍受的痛苦,和想象中的敌人格斗。 尽管这个男人从不帮法拉奇分担生活的悲苦,也毫不珍惜她的付出。甚至,当他得知法拉奇怀孕的消息后,竟以嘶哑和结巴的声音问她打胎的费用如何分摊,并建议两人各出一半!这个男人伤透了法拉奇的心,她矛盾过,徘徊过,感叹“爱的锁链是自由最沉重的羁绊”,但仍坚定地选择和阿莱科斯为伍。 即使是这般并不完美的爱情,也最终未能天长地久。1976年,阿莱科斯在一场有预谋的。。。

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.mobi (141.0 KB)